时时彩组六稳赚方法 > 精华帖文 >


[转贴]中国思想愚蠢吗?

       之一 序言 

看到《天则经济研究所251次双周学术讨论会》的纪录「怎样使中国人变得聪明起来」一文,其中有「黎鸣」先生放言高论,为他的《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愚蠢》以及《西方哲学死了》这两本书大肆鼓吹!看到他的书名我就深深叹了口气!唉!怎么会有人狂妄如此?以一人之力论断上下五千年,东西十万里的是非对错?这是在讲上帝的神话?还是脑筋错乱?话不惊人死不休本来是无行文人的孟浪,什么时候也成了老师的风气了?知识的探索必须一步一脚印,必须非常谨慎小心,这是知识本身的特质,也是世界的奥妙所在。这里没有捷径,也没有偷懒的办法可找!在严肃的知识问题上滥情浮夸,那只是小青年不知天高地厚的愚妄而已,本不须置辩!但是这种滥情浮夸,却出自一位「老师」, 我看难免要流毒天下,示范错误,所以特写此文与「黎鸣」先生商榷。

       之二 从浑沌谈起

太初有浑沌、宇宙有大火球、有道、有一….。不管那一种理论诠释,都意指宇宙的全称存有,普遍存有,是一与多的同一。一旦浑沌走向分化,大火球通过临界点而大爆炸,这个全称存有,就开始特化,从一产生无限的多,从能量向物质转化。对此一过程也许我们可以称之为:一化多,一多辩证。而对那些特化出来的具体存有物,我们也许可以称之为:一中有多,多中有一。从一中有多,多中有一的名词上来看,似乎可以说「同类的存有物都一样」!其实不然!浑沌的分化,已历经百亿,数百亿年,分化已进行无限多次。一与多已实现无限多的组合,无限多的变形变造,每一个一与多都是不一样的,每一个具体存有物都是独一无二的。但是,我们也可以说「每一个存有物都有其一」,都有宇宙根源的依据。只是这个「一」已经变之又变,隐之又隐,我们已经不识其为「一」了!如果,我们降低层级,把此「一」定为人类,我想以上论式依然成立。也就是说,所有人类是「一」(此处让我们划出类猿人的存有,否则又要走向宇宙的一而扯不清了)。那么,我们可以说:「只要是人,就具有人之所以为人的共同性」。但就每一个真实存在的人而言,演化已使一多相即。共同性实现的同时,也实现了特殊性,共同性与特殊性是同在的,两者无法分离。共同性中有特殊性,特殊性中有共同性 。用到现实生活上来说,我们找不到纯粹的「人」(只具普遍性的人),而只能找到张三、李四、王五…….特殊而具体的人。「人」这个名称,是我们通过经验与概念综合,以「类」概念去统括现实中具体特殊的人,而得来的「概念上的存有」。这个集合名词──「人」,可以进行无数多的分化与组合:「原始人」、「真人」、「古人」、「现代人」、「中国人」、「美国人」、「上海人」……..。因此,每一个分化,每一个类,都只是一与多的一种特殊形态,都是通过某一概念而创造出来的,可以有相当的现实性,却不能等同于任一个具体的人。张三是中国人,不能反过来说:中国人是张三。张三愚蠢,不能反过来说:「中国人愚蠢」。假如真有相当多证据证明「张三愚蠢」,也不能用一个张三的证据,做无限的推演,说成「中国人愚蠢」!

之三 我执一动,物相变异

一与多,多与一,还可以从层创的观点来谈。每一个存在都是一个潜态的实现,也都是其他无数潜态的流失。比如:在人群中的亿万精子与亿万卵子,都有成为人的潜能,而经过现实的过程,某二个男女结合了,而其中某一个精子与某一个卵子结合,那么其他的可能就流失了!这个受精卵不断分化,终于出生,出生后身体还在不断分化,智慧、心灵还在不断创造,这就是我们具体人的故事。在此重重无尽的分化再分化,创造再创造,生成再生成之中。一个受精卵分化出手脚耳目等许多器官,一已化为多,我们无法要求它们回到一,也无法要求耳成为目,手成为脚。我们只能接受现实,耳目有别,手脚不同。我们不能拿对耳的要求去要求目,反之亦然!同样的道理,通过中国的人文天地与历史条件,才有了中国风土民情,中国思想的创造。创造既已成就,即成当下之存有,思想者并无权利也无立场以个人之偏好偏见,任意的去否定存有!其中的哲理可以用禅家的智慧诠释之:这叫「当下就是」、「见山是山」、「饭来张口」,如如面对,不执不取,不舍不离。因为意志上的妄取妄舍,根本不能撼动历经轮回亿万劫的当下存有之分毫,反而造成无必要的贪嗔痴,无必要的妄念,无必要的扰动,无必要的自我否定。禅推崇轻安自在,要随机随缘,要流动,要无可无不可。只有放下「我执」,才可能「看到」我的存有,才可能「看到」他的存有;才可能「看到」我的存在不离于环境、历史的存在。我执一动,环境、历史的存在,我的存在,也都发生相应的扭曲,不再呈现如如之相,而变现出与我执之观照相因应的样态。亦即是说,你有什么心态,就会有什么样的「我」;你有什么观点,就会有什么样的「世界」。【列子】书中有个故事说:有一个人无所执念,天天去海边玩,鸥鸟天天与他相亲,与他玩。有一天,他父亲说:「海边的鸟那么多,你何不捉两只给我吃吃?」这位仁兄想想也对,于是他出门去海边,「想」捉两只鸟。到了海边,大群鸥鸟竟只是高飞,就是不下来,不与他相亲。这个故事大约就是说我执一动,物相变异的道理。

之四  黎氏的「大」言

黎鸣先生在《天则经济研究所讨论会》上说:

「西方人之所以聪明就是因为他们有哲学,而我们中国自古以来严格的讲没有哲学,中国自古以来的圣人有一点哲学味道的只有墨子,至于孔子、老子、韩非子就不用说了,他那个不叫哲学。什么叫哲学?按照西方的说法叫做爱智慧,而我们的奴学,我们的老子学是爱智慧吗?不是爱智慧,恰恰是不要智慧。孔子的名言是三唯,唯天命,唯大人,唯圣人之念,你这三唯能聪明吗?老子的名言是三保,一曰食,二曰俭,三曰不可为天下先,一个不敢为天下先的民族它能聪明吗?韩非子的名言是五蠹,把带剑者、言谈者、商人、工人都当成是五蠹,蠹民。这三者,儒家、道家、法家都是愚民的人,这种愚民的人能有哲学吗?没有哲学。真正有一点哲学的是墨子,墨子的名言是三表法,援知者,考知者,用知者,多么伟大,当时他就有实践检验真理的思想,当时他就有把思维跟存在联系起来的思想。可惜墨子,我们中华民族自己把他丢弃了,没有人继承,唯一有点哲学味道的墨子早被人忘记了,造成了中华民族的历史是个愚昧的历史,」

之五 西方中心主义

前面论述一与多的范畴问题时,已经点明了:任一存有都只是杂多之一,任一杂多都不代表宇宙的唯一程序,唯一真相。我们不能随便选取一个东西来代表真理,我们不可以用张三的特性,定为「人」的标准,去评断李四。那么李四就不是「人」了!质问张三为什么不能跟李四一样,根本是荒唐而无谓的!这一种荒唐正如【庄子】已经指出来的,你拥有一个「纯白不备的世界」,只是因为你有「机心」的结果,你想拥有一个纯真的世界,只要放下自己的「机心」即可。你眼中的世界,是你自我「机心」投射的结果,并非世界之本色实相啊!你的西方中心主义,已经甘愿成奴,俯首称臣于西方之前,这就是你的「机心」,执此「机心」以观中国,硬要把中国思想拉到西方中心主义的法庭前,质问中国思想为什么他不能跟西方思想一模样?要中国思想承认其错误,这不是太疯狂了吗?

用西方哲学之特性定为「哲学」的标准,那么中国思想就不是「哲学」。这只是概念游戏,只是名相游戏,本来也无所谓。但他却严重的涉入好恶,涉入高级低级的评断。我从此段话中读出他的意思是:1.哲学高于思想,哲学是高级思想的专有名称。2.中国思想不能称之为「哲学」,就是因为中国思想的低劣。3.严重的西方中心主义。这样简单,就把自己的主观偏好,通过一个「哲学」的概念名相,落实到中国思想身上,他深信这就是中国思想的实相。这难道不会是一种乱点鸳鸯?如果我们反过来把中国思想定为「哲学」之标准,去衡量西方思想,那会如何呢?我们再问:用概念符号就足以认识世界吗?概念符号足以界定世界的本真吗?「道」定义化之后,还是「道」吗?

之六  概念能规定存有吗?

我们知道「概念」是人的创造,是对万有,对存有的指涉、临摹与想象。而言说必须依赖语文进行,为的是表述他对万有的理解,编辑演示他的概念。这其中有几个问题值得注意:1.言说多,幷不就代表概念多。2.概念多幷不就代表思想深刻。许多概念尽可以不相干,尽可以在浅滩上捉虾,尽可以叠床架屋,一件事用上千言万语。3.思想的逻辑形式是多种多样的,西方的逻辑形式并不足以穷尽所有的逻辑形式,西方的逻辑形式并非探索宇宙真相的唯一法门。4. 使用西方的逻辑形式幷非就代表智慧,不用西方的逻辑形式,幷非就是愚蠢。5.你对西方的语文、概念有所偏好,是你个人的事,却不可以认为真理在此。不可以认为只有自己的「概念」是真实,而存有成了「泥巴」「面团」,可以强迫存有以就自己的概念。

生命的奔流时时彩组六稳赚方法,宇宙的叠代,本来就不是任何概念可以界定的,人须要进行界定,只是为了求知,为了创造人文世界。因为奔流与叠代的「无限开放」性,任何界定都只是一种方便、一种限定、一种窄化,因此中国思想特重生机流动,合和开放,这正是中国思想的特殊才情与价值所在。「黎鸣」先生 对此不能理解,妄自菲薄的以为西方思想之善于界定、把捉,就代表高级;以为用词语的界定、把捉就足以霸占「真理」,令「存有」服贴于「词语概念」,吁!何其浅也!须知概念之设定,不过是一种划线、一种指涉、一种规定,以便对世界进行确认与处理,并不能凭此就规定「存有」,存有永远更为宽广!宇宙既是层层迭迭,相关相渗的能量流之构造,诠释既可以多种多样,也不应该用一种偏狭的观点,轻论中西诠释之优劣,偏狭的观点只会给自己一个贫乏的世界,却不会给自己以智慧啊!

之七  逻辑之奴

真理是什么呢?真理能由我们一己的心眼,傲然的确定吗?或者真理是无比渊深无比广阔的「存有总体」?难道老庄、孔孟的契悟,不是对此「存有总体」的一种启示?难道由众多语词迭加建构的西方哲学,其智慧一定高于中国哲人?以语词迭加建构的哲学,对「存有总体」之诠释,一定高于中国哲人的契悟吗?人心灵之能量最高的只是所谓理性思维吗?中国哲人就不是理性思维吗?宇宙「存有总体」必须听从人的理性思维,还是理性思维必须听从宇宙万有? 西方的形式逻辑甚强,但是,对「存有总体」之探究,难道只能遵从一种逻辑,只信仰一种逻辑,只用一种逻辑镜片?若然,可能我们只拥有镜片,却遗失了宇宙!逻辑与理性都不是只有一种形式,逻辑与理性也不是存有的绝对标准!逻辑与理性只是认识「存有总体」的工具,执着一种工具不放,工具将反过来宰制我们,限死我们的心智,使我们成了逻辑之奴!

重庆时时彩3期必中计划 之八  谦逊是智慧的法门

「怎么感觉自己就怎么判断别人」,对市井人士而言,这是他们的常态,我们只能笑笑以对!但对一个以知识自命的人,一个知识工作者,以这种心态来追求知识,论断知识,却是我们不能接受的!实证方法不是思想的全部,但却也是思想不能抛弃的部分。孔子哲理,老子思想,用轻忽的心态看,是可以什么都不是。但是其中却包含有相当深的理性主义,实证精神,形上思想,综合天地人三大基点间架,所呈现出来的人间与万物。再经过圣哲的心灵冥契、生命体会、神入移情、辩证提纯,而提炼出来的生命结晶。所谓九转金丹,炼丹者可是上穷碧落下黄泉,通过艰苦的历程,多历年所的一生结晶,才有此照耀数千年的智慧能量!到了浮薄者手中,也可以一如粪土。因为哲言的能量并不能自动传送,读经典者必须做出自己的努力,必须自己有足够的思想与精神内函,幷有足够的虚心,才能开启思想的宝库。儒、道两家一再强调「谦德」,因为世界无比精致,无穷渊深。如果要目不识宝,一语带过,世界也可以什么都不是,也可以一如土石,不会给我们任何智慧与启示!所以「谦逊」是智慧的法门,是进入奇妙的程式。如果欠缺「谦逊」,目无余子,横扫千军,一堆的妄言、大话、空话,世界的壮阔奇妙,也可以化成轻烟,在大话中飘散。这种心态正是极端反智的,任何必须深用智慧的奥秘,都因轻忽与任性而消失了!奥秘既失,世界在大话中,可以显示无比的平庸!从而更强化反智者的愚蠢,更坚信其大言的真理性,竟可以发现圣哲的平庸,竟可以在圣哲无比深厚的智慧中,读出平庸!这种反智心态,甚至可以把圣人智慧的结晶,当成泥沙抛弃,如何能做有意义的研究呢?这种反智心态,对科学对民主都是极有害的,如果任令此种空话大话的反智心态,借着教育、出书、杂志、座谈,四处蔓延,那么可能真的要变成自我实现的预言,制造出许多愚蠢的中国人来!

之九 结语

黎鸣先生还有许多大言、妄言,我想也没有必要一一奉陪了!从这个故事中,我只看到中国思想界被西方中心主义污染,被西方彻底殖民化的悲哀!中国人丧失了自我的存在感与认知能力,只能用西方词语,西方概念,西方视域,来解说自我之存在及其意义。当代哲学成了西方哲学之翻译与转述,西方哲学成了中国人思维的框架与无上律令!「汉儿学得胡人语,站在墙头骂汉人!」中国的知识份子成了西方的奴婢,还扬扬自得,连体验中国古典哲学的能力都缺乏,自己的问题要借别人的结论,自己的病痛,要别人表述。唉!「哲人日已远,典型在宿昔」!想起春秋战国的百家诸子,想起他们奔放的才情与思想的高峰,我不能不付之以深沉的向往与崇敬!到那一天那一年,后代子孙才能再有此奔放的思想高峰啊!

孔子2555年元月2日(2004)皮介行 写于台北原刊中国盛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