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彩组六稳赚方法 > 精华帖文 >


(-1)*我爱日本(zt)
电刑是一种出现很晚的酷刑。19世纪,电在工业上的应用和发展,自然而然地引发了用电来作为新的死刑方式。虽然在十九世纪九十年代美国, 电成为合法的新的行刑技术手段后,就开始用电执行死刑。但电刑用于刑讯却普及得非常晚。中国出现电刑,大约是在三十年代初,开始时,一般使用电话发电机改装的电刑刑具。鲁迅在一九三三年二月十六日《申报·自由谈》发表文章《电的利弊》曾描述到:“现在之所谓文明人所造的刑具,残酷又超出于此种方法万万。上海有电刑,一上,即遍身痛楚欲裂,遂昏去,少顷又醒,则又受刑。闻曾有连受七八次者,即幸而免死,亦从此牙齿皆摇动,神经亦变钝,不能复原。”
日本侵略中国后,为了镇压中国人民的反抗斗争,广泛使用了电刑。开始也是使用电话发电机改装的电刑刑具。后来发明了专门的电刑刑具,就传入中国。对于女性受刑人,他们一般使用专门针对女性的电刑刑具。从有案可查的史料看,人们熟知的民族英雄赵一曼是第一个被日本鬼子用专门针对女性的电刑刑具施用电刑的中国女性。
赵一曼出生在封建地主家庭。原名李坤泰、李淑宁,参加给革命后用名李一超,到东北化名赵一曼,宜宾县白花镇人,1905年出生于宜宾县白花乡白杨嘴一个大地主家庭,“少女时代气质高雅,清纯美丽,天生喜欢朴素的生活,嗜书如命。”
“五四”时期受到新思想的影响,赵一曼早年追求革命。1923年秋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随后被选为团支部书记1924年宜宾县白杨嘴成立团小组,李坤泰(后改名赵一曼)任组长。这是四川第一个农村女青年团组织。1926年2月,赵一曼考入宜宾女子中学(现宜宾市二中)一年级二期第三班插班读书,不久即被选为共青团宜女中支部委员、校学生会常委兼交际股股长、叙府学联常委,她遵照中共宜宾特支决定,在学生中组织社会科学研究会,学习和宣传马克思主义在共青团宜宾特支召开的第一次团员代表大会上,赵一曼当选为共青团宜宾地方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主持妇女工作。提前转党后又担任叙府妇联主席、国民党(左派)县党部代理妇女部长等职。

在女中读书期间,赵一曼以学运和妇运领袖的身份始终活跃在宜宾反帝反封建的斗争前线。其时,宜宾县教育局规定女生一律绾髻。一天清晨,赵一曼和几个同学,披散着头发,要学监帮助梳头绾髻,气得学监说不出话来。赵一曼说:“你不能帮我们绾髻,就只有剪掉了。”当即剪成齐耳短发。在她的带动下,女中学生几乎都剪成了短发。

1926年4月和6月,以宜女中教师,中共特支书记尹绍周、中共党员黄均尧为总指挥的宜宾各界人民掀起第二次和第三次“反仇油”斗争,赵一曼始终站在斗争的最前线,率领进步师生罢课罢教,上届讲演,通电各地,进行反帝爱国宣传,不许“仇油”起岸,其势如暴风骤雨,不可阻挡。当局下令学校开除赵一曼等爱国学生,根据党组织的决定,赵一曼率领学生代表前往宜宾县教育局请愿,抗议当局开除进步学生,反对当局的奴化教育,赵还忿而将局长办公室的桌子掀翻。赵一曼等学生领袖领导女中三个班的学生组织退学团,集体退学,每天打着“女中退学宣传队”的妻子上街宣传,张贴标语,揭露反动当局镇压学生运动的罪行。女中师生的反帝爱国行动的到了宜宾各界人民的广泛声援,并再次掀起声势浩大的宜宾人民反帝爱国高潮。

1926年夏,赵一曼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10月经党组织推荐,赵一曼考入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入女生队学习。在校中,她各科军事训练成绩突出, 成为近代中国第一批女军校学员。是中国共产党 “早期杰出的女军事人才之一。” 1927年,蒋介石叛变革命,赵一曼随分校独立师赴前线与夏斗寅作战。后来想南昌参加起义,但赶到九江时,起义军就南下了,没有赶上。1927年9月,受党组织派遣,赴苏联中山大学学习,后与同学、共产党员陈达邦结婚; 1928年冬天奉命回国,被党中央派到宜昌从事地下工作。在那里,她生下了儿子宁儿。做了母亲后的赵一曼并没有耽误为党工作。在此后的几年里,她带着儿子从宜昌到南昌,再从南昌到九江,又从九江到上海等地从事秘密工作。其间的经历决不是一句“艰难困苦”所能说完的(她带着儿子要过饭,被敌人追捕过,还曾在儿子的脖子上套一个草圈假装沿街叫卖孩子)。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共产党发出了“组织东北游击战争,直接给日本帝国主义以打击”的号召.赵一曼主动向党组织要求上前线参加“反满抗日”的斗争, 得到党组织的批准。临行,她将儿子送到武汉陈达邦的哥哥家里,然后硬着心肠流着泪离开了向她扑过来的儿子,到了东北沈阳,在大英烟草公司和纱厂做女工工作。不久,她担任中共满洲省委委员,满洲省总工会组织部长兼哈尔滨总工会代理书记等职。在此期间,她参与领导了哈尔滨电车工人大罢工,并取得胜利。

1934年春,经满洲省委组织部长何成湘和她谈话后,被派到珠河中心县委担任委员,并以县委特派员的身份到我游击区展开工作。她经常深入村屯各户农家,做宣传,组织妇女,发动群众,建立农民游击队,配合抗日部队作战。1935年春,又任绥滨铁北地区区委书记,领导珠河、宾县、延寿等县工作,统一指挥铁北地区农民自卫队,开展游击战争。赵一曼的工作开展得非常快,不到半年她就拉起了一支队伍,参加到珠河大队里去。不久,自卫队编入东北抗日联军,赵一曼兼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二团政委。
当地的群众描述当时的赵一曼“身穿一件没吊面的羊皮袄,敞着怀,里面穿着深灰色的棉衣,系着腰带,头戴一顶黑色狗皮帽子,齐耳短发露在外面,黑里透红的脸上一双大眼睛格外有神。”她率领抗日健儿转战于绥滨铁路以北的侯林乡、宋家店、黑龙宫一带,艰苦卓绝,奋勇杀敌,威镇敌胆。给日伪以沉重的打击。她身先士卒,作战勇敢,十分关心和爱护战士,被大家亲切地称为“我们的女政委”。赵一曼的威名使敌人闻风丧胆,登报悬赏捉拿她这个“挎双枪,骑白马的密林女王”。

1935年11月15日,为掩护主力部队突围,赵一曼说: “谁说女同志就不能打掩护!” 主动要求留下掩护,最后她率150多名战士被敌人包围在左撇子沟,经过一天浴血奋战,击毙日寇30余。激战中,队伍被打散。突围时,赵一曼左手腕受伤,后与4名同志潜入小西北沟窝棚里养伤,不幸行踪被特务探知。3天后,在敌人抓捕她时,赵一曼腿上中了子弹,右腿被打断,露出了骨头。她一头栽倒在雪地上,失去了知觉,不幸被敌人捉住了。

抗日女英雄赵一曼被俘后,伪滨江省警务厅特务科外事股长大野泰治正在珠河,连夜进行审讯,问她姓名、年龄、籍贯、职业等一般情况时,赵一曼编了一些假话,回答得很坦然。问到有关活动情况时,赵一曼除了承认做妇女工作以外,其他什么也不说。因得不到有价值的情报。日寇把当时珠河县公署拘押的20多个人陆续地提出来审问。从对这20个人的刑讯中,调查了解到赵一曼的一些情况。在珠河县公署敌伪的档案中,有关赵一曼的情况是这样记载的:

“姓名:赵一曼。年龄:27。此行目的:去年为了抗日,从老家到哈尔滨。文化程度:在中国妇女中文化程度是最高的。任务:指导妇女的抗日工作……。1935年春,由中共中央派往北满抗日组织。同年夏天在哈尔滨,丈夫赵志明被抓住杀了。其后她下乡,成立珠河县委会。以赵尚志为中心,组织几万农民反满抗日……。”

由于不能肯定哪些口供是可信的。赵一曼是县委还是其他什么样的人也不能确定。珠河县公署的结论是:“赵一曼是一个以珠河为中心,把3万多农民坚固地组织起来的中心指导者。这一点是可以肯定无误的。”

为了从赵一曼口中了解抗联的活动情报,滨江省公署警务厅派员把赵一曼从珠河县转到哈尔滨滨江省公署警务厅看押。这是一座位于哈尔滨市南岗区一曼街的洁白、庄严的西欧古典式大楼。在那里,滨江省警务厅特务科对赵一曼进行了“严刑拷问和人格污辱,” “甚至剥光全身进行羞辱,”

据敌伪滨江省公署警务厅档案《滨江省警务厅关于赵一曼女士的情况报告》记载,到哈尔滨内后,日本宪兵把她关进滨江省公署警务厅的地下看守所里。警务厅特务科长山浦公久、特高股长登乐松、特高股长、警佐大黑照一和外事股长大野泰治一共4个人商讨怎样处置赵一曼。他们认定:“赵一曼女士,这个略显清瘦且成熟的中国女性。不是普通的农家妇女,在她身上弥漫着脱重庆时时彩3期必中计划俗的文人气质和职业军人的冷峻。在任何地方见到她,你都能很快在众多的人当中看出她别于他人的风度。”“肯定是个受过高等教育,在共产党里占有重要地位的责任者。” “既然逮到了,应进行更加彻底的审讯。总要想法子让她对抗日组织起破坏作用,从而给自己取得功绩。”

特务科的日本宪兵为了逼迫赵一曼供出抗联的机密和党的地下组织,对她进行了残酷的拷问。“用了多种手法,进行了各种尝试,甚至不顾她的伤势,施加残酷的拷打,可是她一直没有改变态度。” 据记载,刑讯前后进行过多次,采用的酷刑多达几十种,先采用包括鞭打、吊拷、老虎凳、竹筷夹手指、脚趾、拔牙齿、压杠子、扭胸肉、搓肋骨、……等“轻刑”。轮番折磨赵一曼,让她长时间疼痛难忍、汗如雨下却不昏迷。以此来迫使赵一曼开口,但得到的回答却是她对日本侵略者罪行的控诉和誓死抗日的决心,每次审讯,她总是坚定地回答说:“我没有什么共党身份,强迫一个人说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未免太蛮横了吧?你说我是共产党员,你把证据拿出来!”“你们不用多问了,我的主义就是抗日,正如你们的职责是以破坏抗日会逮捕我们为目的一样,我有我的目的,进行反满抗日并宣传其主义,就是我的目的,我的主义,我的信念。”

日本宪兵又多次采用更残酷的酷刑,严刑逼供。从查到的档案看,所记录的文字十分惨烈,每个字里行间都浸透着血和泪,惨不忍睹:

“……把竹签一根一根地扎进指(趾)甲缝内,再一根一根拔出来,换成更粗更长的签子再一根一根扎进指(趾)甲缝内,再……;改用铁签,烧红后扎进一个个指(趾)甲缝内;最后,把翘裂开的手指、脚指甲一片片拔下?,用钳子反复敲打指(趾)头,把一个个带血的残废指(趾)头慢慢浸入盐水桶里……;从下午一直行刑到深夜。”
“……一口紧一口地往下灌辣椒水和汽油、肚子鼓涨的似皮球,再用杠子在肚皮上一压,灌进去的灌辣椒水和汽油又全从口鼻和下身溢出?。反复数次……;”
“……不断地用鞭子把儿蘸着粗盐捅她手腕和大腿重庆时时彩3期必中计划上的枪伤伤口,是一点一点地往里拧,碰到骨头后再不停地搅动伤口……;”
“……用烧得暗红的烙铁,烙烫赵一曼女士的乳房,烧得皮肉 “滋滋”的响,大量的青烟不断地冒出来。烙铁由红变黑,又放进火盆里烧,烧红再摁在乳房上烫,被烤焦的乳房处脂肪熔化的油一滴一滴地流出来。……赵一曼女士脸色灰白,冷汗涔涔而下,先是狠狠地瞪着审讯她的人,未发一声呻吟。渐渐地明显支不住,昏迷了过去。审?室里充?了刺鼻的皮肉烧焦的糊味……。”
在长时间的刑讯中,面对拷打,“赵一曼女士一直狠狠地瞪着审讯她的人,闭口不语,受过多种酷刑从没有开口喊叫一声。” “无论用什么手段都无法摧垮其坚强意志,其最后的表现,真不愧为一个共产党大人物的尊严。” 日本宪兵“觉得很没面子,伤了日本军人的自尊。”
……只有电刑(第一次)“总算使赵一曼女士开口喊叫出声了,” “找到对付赵一曼女士的办法了。”

1936年4月末,日本宪兵对赵一曼实施第一次电刑,日本宪兵将赵一曼的手脚绑在刑椅架上,然后将电极一端夹在赵一曼的双腕,另一端夹在脚髁上,对她施以惨绝人寰的电刑。据当时的审讯记录记载,当电流快速通到赵一曼身上时, “可以清楚地看到赵一曼女士的身子开始发起抖?,浑身汗珠一颗一颗地从皮肤下面冒出来。”随着电流变化节奏的加快,在这之前长时间的刑讯中受过多种酷刑从没有喊叫一声的赵一曼,这时也“难受得不停颤动,张大了口,不自觉地发出极度痛苦的凄惨呻叫,”最终也忍不住“发出厉声惨叫”,而且“叫得越来越厉害,全身肌肉紧绷,身体弯成弓形,整个胴体象筛糠一样。”

…… 赵一曼终于昏了过去。靠着顽强的意志,赵一曼最终还是没屈服,没有供出抗联的机密。

酷刑之下,赵一曼伤口溃烂,生命垂危。由于日本特务机关认为她在共产党和抗日队伍里占有“重要地位”, “赵一曼女士是中国共产党珠河县委会委员,在党的工作上有与赵尚志同等的权力。她是北满共产党的重要干部,通过对此人的严厉审讯,有可能澄清中共与苏联的关系。”怕她死去得不到重要口供。为让她招供,从她那里获取重要情报,便转送市立医院,由伪警方监视治疗。

当时刚从哈尔滨医学专科学校毕业的刘锡强被分到市立医院的外科一病区做实习生,那时才二十出头。回忆当时情景说:“赵一曼的伤势挺重,身上有几处枪伤,其中腿和手腕上的伤最重,隐约可见白骨。”另外被日本人严刑拷打时“用烙铁烙的伤,血肉模糊,伤口很深。她的一双手腕和脚髁因受了电刑而各留有一块烧焦的凹瘢。”

在市立医院,当时还不到17岁当见习护士韩勇义第一次见到赵一曼。几年后她回忆说:“赵一曼湿发完全遮住了脸,我无法看清她的脸, 我用双手颤抖着拢开躺在担架上还在昏迷中的赵一曼的乱发,一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完全暴露出来,口中直流白沫。眼球突凸,两眼翻白,嘴角淌着血,鼻孔中气若游丝。”……醒来后,她睁开眼睛见到我 “慢慢地抬起头, 大口大口地喘气。”我当时觉得“她是想动一动,想缓解些痛苦”。第一次与赵一曼见面的情景强烈地刺激了韩勇义,使她头一次看清了日本人的凶暴。她最终走上了革命道路。(在帮助赵一曼逃跑未遂后,韩勇义被敌人折磨得死去活来,但她始终没有屈服。从敌伪档案的报告材料中可以看出韩勇义的坚定信念,报告说:“目前在哈尔滨警察厅拘审中的韩护士,她仅是在很短的期间受了赵一曼女士的宣传,她已具有根深蒂固的抗日思想。她壮烈地说‘因为自己住在满洲国,走着满洲国的街道,坐着满洲国的马车。使用满洲国币,吃满洲国的生产,这都是由于自己住在满洲国,迫不得已的事情、自己所流的热血,是中华民族的热血,期望着将来的抗日战线得到扩大,把日本人从东北赶出去’……”)

在医院里,赵一曼仍不忘争取和团结进步人士,宣传革命思想,很多爱国人士都被她顽强的意志和抗日信念所感染。她在《滨江述怀》里表白了自己的决心:“誓志为人不为家,跨江渡海走天涯。男儿若是全都好,女子缘何分外差?未惜头颅新故国,甘将热血沃中华。白山黑水除敌寇,笑看旌旗红似花。” 深深地感动了周围的中国人。


……。